4设为首页 4加入收藏 4乘车路线 4源众人才  
 
欢迎光临今天是:2019-5-26 您当前的位置是:网站首页新闻中心 柏康动态
 
  柏康动态
  行业信息
  媒体报道
  热点关注
在全球危机中的中国对策

       在全球危机中的中国对策

  ——专访美国耶鲁大学终身教授陈志武

  香港《大公报》驻美记者 黄晓敏

  2008年11月17日星期一

  二十国集团金融峰会经过五个小时的闭门会议后,在华盛顿闭幕。如同会前各方预期的那样,峰会并未达成实质性成果。记者日前就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前景及中国、香港应如何将危机化为转机,专访了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终身教授陈志武。

  峰会举行是一个好的开端

  陈志武表示,这是一次形式多于实质意义的峰会,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符合各方预期。美国正处于新旧总统的交接期,直接影响了会议的效果。但会议为未来全球货币体系改革和金融秩序调整,开辟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在未来一两年里,将会有更多的幕后和台上的运作,来推动这方面的改革。

  由美国引发的此次金融危机引起全球性效果,让世界各国都注意到,将一个主权国家的货币作为具有全球绝对垄断地位的国际通用货币,等于把全球经济和贸易体系的安危与该国 的政治和财经政策捆绑在一起,一旦该国政治或财经政策出现失误,就会把全世界各国都一起拖下水。此次危机,不仅给西欧发达国家,也给新兴发展中国家带来很大的影响。因此,无论是从愿望角度还是从需要的角度,当前这种在国际金融和贸易体系中美元“一币独大”的局面,不应该持续下去,改革是必需的。

  陈志武说,全球经济金融高度一体化的同时,又没有一个国际机构或世界性中央银行可以对全球金融交易和政府行为进行监管,两者间的矛盾将越来越大。因此,二十国集团利用这次金融危机召开峰会,对于调整国际金融秩序,改革国际货币体系,加强国际金融监管,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不过从现实意义上来讲,要在未来几年内,让美国放弃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控制,或让美国接受一个改良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是一个新的具备国际中央银行权力和特点的国际金融机构,是不太可能的。至少在短期内,美国能授受的概率都非常小。陈志武说:“在未来四五年内,要美国将他自己国家的货币金融政策以及监管的权力,交由一个国际性的世界中央银行或世界金融监管机构来支配,概率等于0。”他说,从美国的政治文化和意识形态的背景看,了解美国的人都知道,除非见到棺材,否则要让美国放弃这个控制权很难。

  陈认为,相对于布什政府,奥巴马政府对国际组织和跨国机构的认同或友善态度会有很大提升,新政府也将会更愿意用外交谈判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如果金融危机越来越严重,奥巴马政府甚至有可能作出一些让步。但是,奥巴马政府不会接受一个驾驭在美国之上的国际机构,去制订一些国际性的货币或金融政策,对美国进行监管。而且接受这种涉及美国国家利益的政策,需要美国国会的同意,不是总统一个人说了算。
 
    建立新秩序中国不必唱主角

  陈志武说,由法、英等欧盟国家牵头组建一个非美元的国际货币体系,这个目标很好,中国应该配合和支持他们的努力,但中国不必要去唱主角,因为这不符合中国的最大利益。他认为,中国的短期目标应是协助美国渡过难关,而不是去打破目前的国际金融秩序。

  陈志武认为,对当前国际金融秩序进行任何根本性的挑战,必将影响到国际贸易秩序。由于中国是对当前国际贸易体系依赖性最强的国家之一,若全球贸易体系震荡,对中国经济的破坏和冲击将是更加根本性的,由此造成的代价和后果也将是非常严重的,中国未来几年未必能承受得起。他说,如果中国要与英法一起从根本上挑战国际金融秩序和货币体系的话,一定会影响到当前的世界贸易体系,中国将面临更加恶劣的国际贸易环境,失业率和企业倒闭数量将会比现在更严重,这将成为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的导火索。

  因此对中国最有利和最理性的做法,就是配合美国维持目前的秩序,但是不要反对法英等国意图挑战美国的努力,甚至可以相对被动地提供支持。

  此外,中国应该让人民币逐步实现自由兑换,让中国在对外贸易中逐步用人民币来替代美元作为结算货币,让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体系中成为可以接受的国际货币,从而减轻外汇储备不断增加的负担,减少承担国际货币风险的总量。此外,还可以让其他国家在中国、香港发行人民币公债,扩大人民币作为资本市场上的交割货币。美元之所以成为国际结算货币,与美国二战后采取的马歇尔计划关系很大,中国可以借鉴这方面的历史经验。美国当年就是给很多西欧国家提供很多美元贷款和援助,受援国又用这些美元援助向美国企业购买产品,从而为美元成为国际货币奠定了基础。这些发展当然需要时间,但可以逐步开始。

  巧用外储提升发言权

  陈志武认为,若为了防备潜在的金融危机和任何规模的外资撤退潮,中国最多只要保持六七千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流动性就足够,其余的一万三千多亿美元外汇储备可以自由支配,可以投资到流动性不一定高的其他证券和投资资产中去。在这次危机中,无论是股票市场还是公司债券、地方政府债券,以及石油、黄金、钢材料和农产品等,价格都下跌了非常多,中国可以考虑利用这一万三千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抓住这些难得机会,作些产权投资。应从两方面考虑目标投资国或方向的选择,一是尽量帮助中国现在和未来的最主要贸易伙伴国家,因这些国家的经济稳定对中国出口市场非常重要,中国的投资可以维持住在这些出口市场的贸易份额,二是投资那些能够为中国未来发展提供能源和资源保障的国家 陈认为,中国应该利用别人最需要自己的时候,以巴菲特式的谈判方式,向受援国或国际机构提出一揽子要求,例如要求受援助国,取消对中国出口产品的贸易壁垒,降低关税,要求美国向中国开放银行业、允许中国公司来美国做任何企业并购等。通过一个个大计划的谈判,比单一项目的谈判更有利,中国对此应该有个整体的详细计划,避免单项地、被动地给出外汇储备资源。

  美国投资市场相对可靠

  谈到中国日前公布的四万亿人民币的经济刺激方案对美国经济的影响,陈志武认为该计划对美国很多行业的产品,包括服务业产品的对华出口都会带来正面的影响。如果中国的经济能从这次冲击中健康走出来,对美国经济的复苏会很有效果和帮助。

  对于美国经济发展的前景,陈志武说,总体来看美元的前景还是蛮好的。美国经济复苏能力,相对世界其他国家来说是最强的,中国许多评论家都低估了美国经济体系自身纠错的能力。尽管美国金融体系在这次危机中受到很大冲击,但奥巴马成功当选总统,对美国人恢复信心及树立起对未来的希望,有很大的帮助。因此一旦大家感觉到危机见底了,大家就会把眼光放在未来,而不是过去。只要美国人的信心恢复起来,美国经济复苏可期。

  陈志武说,虽然美国的财政赤字和国债比例都很高,但相对于西欧和拉美国家来说,美国仍是相对最可靠的投资市场。即使现在身处金融危机中,美国政府公债仍是方方面面投资者最好的避风港,这也将为奥巴马政府推行经济刺激计划提供很好的基础。奥巴马上台后,即使不实行扩张性的财政政策,财政赤字也会增大,因此预计奥巴马上任后,美国将会增加国债发行量。一旦美国大批增发国债,美国国债的利率就会上升。如果全球资本市场对美国国债的需求不发生变化的话,其供应量的增加将使国债价格下降,国债回报率就会上升,由此将会把全球投资者都吸引过来,进而让美元继续升值。

  港应加强金融制度化建设

  对于香港金融业的发展,陈志武认为,在过去二十几年的经济全球一体化中,香港经济迅速发展受益良多。相对于过去二十几年得到的好处,香港在这一次金融危机中的损失不算大。香港不能因为眼前遭受的挫折而改变对发展金融业的信心。

  他说,工业革命后,美国和西欧国家的生产力大幅提高,经济发展的瓶颈从生产能力的不足转移到消费能力的不足。二十世纪初,美国将经济发展重点放在金融市场,通过金融业的发展和创新,让民间家庭和企业能够更好地安排好未来、规避好未来风险,进而减少民间的储蓄压力,提高人们的消费欲望,借此为发展提供推动力。中印等国的经济发展已经达到了西方发达国家工业化后的水平,今天的中国经济也是靠消费需求来带动,而不是象以往那样靠生产能力的提高来带动。不管是亚洲国家,还是发达国家,消费继续是今后发展的瓶颈,都得靠金融发展来带动未来消费增长,从而带动整体经济增长,这一趋势不会因为这场金融危机而改变。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没有改变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靠金融带动消费的经济发展模式,今天这场危机不象那场那么严重,因此更不会改变消费带动增长的模式。

  陈志武说,金融业经过这次调整后,将继续是经济发展的主力行业。香港的决策层应抓住这次机会,加强在金融监管、制度架构建设和提高金融市场透明度等方面进行改革,使香港金融行业健康地走出这场金融危机。如果能这样做,必将为香港金融和经济的长远发展奠定更好的基础,香港不能、也不该放弃以金融业为中心。 (纽约十五日电)   

来源:中国价值网      时间:2008-12-6 9:02:34